展爷

无归?曰归。

就是双白文点评的那个事

首先占tag致歉。

这个圈子里我从来只是一个读者,以我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吧,下面说的可能有人觉得完全偏向于作者,但这是我个人对这件事的立场与看法。

我是夜班无聊摸鱼时候看到的,讲道理,我觉得不论什么圈子,来来去去很多人,各行各业,都是因为兴趣、因为喜欢才有创作,水平可能参差不齐,作品就专业性而言肯定质量也不一样,这是事实,不撕这个。但是作为一个兴趣来说,有必要这么上纲上线地进行所谓的点评么?要知道大家愿意写是出于对这个cp的喜爱,并不是拿去考试评分、参加比赛的,我想各位作者也不是奔着要锻炼自己再去拿个诺贝尔文学奖的目的去的(当然这么说是夸大了,但这就是个比方而已)。他/她们写这些是想要并且有勇气去跟同好们分享自己的一种对这个cp的好的感情、分享自己的萌点、分享自己的梗。当然可以说我这些话是我个人臆测,接受反驳。我也参与过某个cp周年活动的作品评选,但是就算是这样的评选,也首先要记住这不是什么紧张的比赛、没必要锱铢必较,首先这些作品包括了作者的一种情感、作者的想法与思考,可能他/她的文笔不是那么的好,偶尔也会有那么几个错别字出现(说实话虽然作为一个有点强迫症的人,看到错字也是觉得很难受),但是这并不妨碍大家对作品的热情、对作者想法的认同。这是二次元,是一种表达、分享与交流,不是什么比赛。请原谅我就是有这么啰嗦😂

作为一个还是比较沉默寡言的读者,我一向的习惯都是不喜欢的直接关掉,喜欢的看完给个赞,真的很喜欢这个设定的才会留下评论。好吧,那么以我来说,如果你不喜欢你可以选择不看,并没有任何人逼着你看完,看完你认为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的文再做个点评,你不累我想想都替你觉得累。如果你真的觉得别人写的都不好、不能满足你的期待,你可以在评论里用一个合适的语气,提出你的意见与建议,我相信大部分作者还是愿意接受读者善意、恰当的反馈的。而不是不经过作者本人同意,进行这种毫无必要的所谓点评(为什么没必要,上面应该说得还算清楚了)。实在觉得别人的都不堪入贵目,那么好,有一句话叫做“You can you up”。

明唐·三

当一只孤独的灯……炮遇到了他的师弟(没错小喵要出现了,以及突然发现一个bug,第一章花哥叫莫隐,第二章我就给弄成了莫衍,等我有时间给改了吧,以后都叫莫衍)

“唉……好无聊哦……”
放着机关无差别攻击往来游荡的毒人,唐槿忍不住托着腮蹲在机关旁百无聊赖道。

“……嗯……是有点无聊了……”展夜跟在唐槿的机关旁,时不时朝毒人多的地方丢个生太极,毒人便都朝着机关冲过来,“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毒人啊!”

“据说是天一教闹的啊……呼……”不远处君墨听见这句问,便一个太阴指回到二人身边,就地坐下,边道,“你们这一个天罗诡道放了机关就不管事的、一个铺铺气场引来毒人就完事的,当然不累!我可累!”

“那君大哥你就坐着休息会儿吧,我引那些毒人过来就好。”听到君墨这么说,展夜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头道,“我去捡完村民需要的东西就回去交任务吧,反正这些毒人一时半会儿也进不了村的。”

唐槿瞥了二人一眼,撇了嘴巴摇摇头,大声叹道:“唉!”

展夜听他一叹,停下捡东西的动作,怪道:“小槿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感叹一下某些人……嘶!”唐槿站起来活动着有些僵麻的手脚,吐槽的话还未出口便被君墨一指点在胳膊肘处,忍不住低呼一声。再一瞧君墨似笑非笑的表情,改口道:“就是感慨一下莫师父怎么一去昆仑便大半年未归啊。我们都从长安游历到洛道来了啊。”

“唔,许是遇到了什么事难以脱身吧……”捡起了最后一件任务物品,拔出插在地上的剑,展夜回身道,“都捡好啦,我们回村里交任务去吧!”

“就是,反正我们每到一处都会给莫师叔留信,况且还有小白跟着,若是莫师叔回来,我们肯定会知道的。”见着展夜回返,君墨站起身,顺手把展夜手里的东西都接过来,空出一只手搭在他肩上,“小夜道长扶我回去吧,我好累啊……”

“哇,你很累啊?我背你要不要啊?”

展夜还未回答,倒是唐槿很主动地提出要背他回去,只是语气怎么听都有些怪。

“这就不用了,看你这千机匣就有些分量了,人还这么瘦小,一点儿看不出十五岁的样子,我还怕你把我摔到哪里呢!”君墨像模像样地上下打量了唐槿一会儿,毫不留情道。
这可把唐槿给激得跳脚:“喂!你不就比我高了那么点儿!看着壮了那么点!你还比我大一岁呢!有什么了不起啊!你别走!瓜娃子!我们来打一架啊!喂!别走!”

“谁要跟你打架!你还是先练好你的轻功,别下次再摔断了腿,可没人给你治!哈哈哈!”

“你!瓜!娃!子!”

“诶?你们不要吵了。”展夜左看看唐槿,右看看君墨,苦着张脸劝道,“我扶着君大哥回去就好啦,小槿不要在意君大哥的话,我们都是好朋友啊,他只是在开玩笑嘛。君大哥也是,不好这样说小槿的啊。”

“好好好,既然小夜道长都这么说了,我就不跟你吵了。”君墨挑眉笑着看够了唐槿跳脚的样子,又回头对展夜道,“那我们回去吧。”

“……哼!”看着前面挨在一起的两个背影,唐槿忍不住在后面咕咕哝哝道:“果然是纯阳宫出来的,怕是冰天雪地的脑瓜子都冻坏了!被人卖掉还帮人数钱!就不能学聪明点!还有丫的君墨怎么不干脆腹黑死你算了!就会骗小夜!……师父你怎么还不回来啊!这只小羊要是被骗走了,我看你怎么跟叶道长交待!”

放下三人回村交任务,暂且不提。
只道莫衍奉药圣手信前往昆仑采药,虽然此药的生长地点与采药时机麻烦了些,也不至于令莫衍此行拖沓大半年之久。

原来莫衍自昆仑采药后,决定原路返回长安,将唐槿与展夜一起带回万花谷复命。不想进入龙门荒漠后,正遇上一异域少年对上一帮马匪。

那少年已是浑身大小伤口无数,将白色罩衫染得几乎辨不出原本颜色,却偏不退让,眼中凶狠之意称着一身狼狈血迹,倒叫一帮马匪踟蹰不前。

莫衍师从万花,自是见不得此番光景,况且荒漠马匪杀人越货,恶名昭著,有能者遇之必欲除之而后快,遂出手助了那少年。

而后便在龙门客栈里耽搁了些许时日为这少年治伤,不想待得这少年醒转,开口便要跟着他报恩。

莫衍也不拒绝,只道少年不似中原人,可自己却是常在中原走动,若是跟着他,少不得便要背井离乡了。

那少年只回道他早已孤身一人,幼时家人尽被荒漠马匪所杀,幸得一明教弟子所救,而后便拜入明教门下,习得武艺便是为了报仇,却不想双拳难敌四手,恰好又被莫衍所救。昔年那救了他的明教弟子已经故去,他大仇已报,不若跟着莫衍,也好报恩。

莫衍见他执着,便道不若拜他为师,以师徒相称行走江湖也方便些。报恩就不必了,若是实在有心,瞧着他也似有些江湖经验,就跟自己回中原,陪着他那唐槿徒儿一起闯荡,倒叫他省了些忧虑心思,也算是报了恩。

二人当下便拜了师,莫衍又往万花谷传信言道路上有些奇遇,归期延后。

又在龙门客栈盘桓了数日,给那叫陆杳的少年稍微调理了身体,才踏上返回中原之路。又因着陆杳前伤未愈,莫衍特意放缓了马车速度,先回了万花送药,再带着陆杳前往长安寻唐槿他们。这才导致唐槿以为他此去昆仑竟有了大半年之久。

也幸得唐槿他们虽还有些孩子心性,却一直记得每换一个地方都要留信给他,才能循着一路找过来。
这一日,二人骑马从洛阳风雨镇路过。照例是陆杳去了信使处拿了留信,拆开了看,便是这些时日早已熟悉的龙飞凤舞的字迹,写了在这里做了什么,遇到了哪些趣事,又要往何处去。

“唉,这孩子,都一年了,还是没改掉这跳脱的性子。”莫衍看了看信,摇头笑道,“我应是与你说过,我与你那小师兄初遇的场景吧?也不知他那轻功练的如何,莫要随便又摔断了腿才是,哈哈!”

“师兄心性倒是有趣。”似是被信中所言感染,亦或是被莫衍语气影响,陆杳严肃的脸上难得有一丝笑意。

“你这孩子,若是能与你师兄中和一二也是好的。既然大仇已报,也该放开些了,小小年纪,合该好好享受这大好河山才是。”又看了看陆杳严肃起来的样子,“也罢,先找到你师兄再说吧。驾!”

二人紧赶慢赶,终于在第二日日落前到了洛道江津村口。

“陆杳啊,你在这等着我,我去问问消息。”进了洛道后,二人便发现此地村民似乎对陆杳有点疑虑【1】,因此每逢驿站信使,都是莫衍去询问消息。

“是。”莫衍走后,陆杳便寻了棵不起眼的树,靠着树闭目眼神。

“唐槿!你别跑!你不是要跟我打架吗!跑什么!”
“诶~不跑难道站着让你打吗!瓜娃子,我可不傻!哼!”

听着由远及近的呼声,陆杳睁开眼,就见着一身蓝衣的少年向自己跑过来的同时,还回头向后面追着的黑衣少年哼道。

“好啊你,敢骂我!不让你吃一顿打,你就皮痒了是吧?”
君墨祭出作为武器的那只玉笔,就对着唐槿来了一招芙蓉并蒂,而后转着手中的笔来到被点穴的唐槿面前,一挑下巴,“再跑啊!”

“哼!你背后偷袭,算什么英雄!”唐槿不服气道。

“就偷袭你怎么了,这叫兵不厌诈!”说着就对唐槿打出了一招阳明指。

“嘶!你来真的啊!我要隐身了啊!小心我让你吃追命箭!”捂着被打疼的手臂,唐槿气道。反手就是一记迷神钉,却被早有准备的君墨躲了去,自己却反而被太阴指又点了穴,忍不住呛道,“不是要打吗!有本事别躲啊!”

“能躲不躲才叫傻!看招了!”

只是没想到一记商阳指刚刚点出去,手中的笔就落到了别人手里。转身一看,却是一个没见过的少年。

那少年径自走到唐槿面前站定,打量了一番,才发现这个可能是小师兄、正在揉着手腕的人,居然比自己还要矮上半个头,“你是唐槿?”

“……”唐槿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又像是没明白过来一样看了被原地定身的君墨一眼,“对啊,你是谁啊。”

“我……”

“你这臭小子,这一路可让为师好找!君小子也在?小夜呢?”莫衍问完消息正要找陆杳进村,刚好看见唐槿与君墨,“小槿啊,这是为师新收的徒弟,陆杳。陆杳这是你师兄,那边那个黑衣服的,是你师伯的徒弟,叫君墨。”

“啊?师弟?”唐槿还来不及指控莫衍一去大半年,又被后面一段介绍砸下来,瞄了一眼陆杳,又瞄了一眼莫衍,低头嘟囔道,“原来去这么久是去捡徒弟了!”

“呵~”没想到这小师兄当着师父面又离自己这么近,居然还这么直白。

“!”唐槿猛地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陆杳,顿时有一种办坏事被抓住的尴尬,“呵呵,那个,师父,师……师弟,我们还是进村说吧。”

于是,四人便去了唐槿他们之前住的村民家里。

刚坐下,展夜也刚好回来。

“小夜!摆平那个假道士了?没受伤吧?”看见展夜回来,君墨立刻站起来迎了上去。

“我没事,恰好有纯阳的师兄在这里,他们帮了很大的忙。……莫叔叔!你回来了?!”

“嗯,回来看看你们。顺便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小徒弟,明教陆杳。这个,”莫衍手一指展夜,“纯阳展夜,是我一个挚友的徒弟。以后你们四个一起行走江湖,我可以放心了。”

“我们四个?师父,师弟也跟我们一起呀?那你去哪呀?”

“我当然是去一趟纯阳,给梓风报个平安,再回万花了。你们又不需要我教授武艺,这一年想必也经历不少,自然是你们一同前去。天色也不早了,吃了饭都去休息吧。”

“哦。我跟小夜睡,师父你们三个自己看着来吧。”

——————————————
【1】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洛道毕竟也有红衣教的人,而且貌似村民是对他们的行为是有了解的。而且明教、红衣教可以说都跟祆教有关系了,服装应该也是有相似之处的。

以及,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这半年一码到底码出了个什么!!!就感觉画风突变一样,而且码前还得看看前文!!!估计像我这样的也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了吧(手动滑稽)

😂大概是我有毒吧,没事做下了京门风月。。。然后被开场剧情卖了个秦钰×秦铮的安利

重制版的剑三对我来说……就只有上线捏个脸了,完全提不起打本的兴趣,连pvp日常的节奏也如此拖拉,官方逼退不是说说而已╯▂╰

但是我还是喜欢碎星辰!不要跟我说剑纯凉了QAQ

😊这个破苍穹的效果还是可以的,有那么点意思

传说中可以移动缴械的大风车!

九溪弥烟!都给我减速慢行!

所以还是修花间游吧,离经易道已经不适合我了

花奶,嗯,945加速,加上秘籍,九秒只够我分别读一个提针长针局针😒